凤凰直播电竞平台

凤凰电竞
分享电竞最新资讯
凤凰直播电竞平台-国内最专业的电子竞技直播网站

你会在江湖里找到什么?

更新时间:2021-01-21 20:43点击:

1

“不瞒你说,我一开始发现在《我的侠客》里可以组合技能、产生新的流派套路时,内心欣喜若狂。只道按我对游戏的理解,进一步深入研习,武功当世再无人能比得上。”小冷对我说。

小冷1989年出生,在现实中,他是个小店的老板。在《我的侠客》里,他算是个修炼狂人。他继续对我说下去:“但越是修习,越是疑难不解,待得决意去论坛发帖时,先前那秘籍自珍、坚不示人的心情,早已消得干干净净。只要有人能将我心中的疑团死结代为解开,纵使将我之前所有的理解公诸天下,亦不足惜了。”

每一个人心目中的武林各自不同,但如果说有一个共同主题,那就是“我要变强”。变强之后成为大侠,可以在江湖里为所欲为。要实现这种愿望,最便捷的方式是有个老和尚给你传功。那得是子时三刻,你和老和尚双掌相抵、气运丹田、紧咬牙关,就感觉到内力源源不断流入身躯;次一点的是去找武学秘籍,躲在没人的地方学上3年,最好顺便吃个通红的泰国牛油果,陡增1500年功力,出关之时天下无敌。

可这两条路在《我的侠客》里都没有。

用小冷的说法,这游戏里你要强,必须得“肝”。但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。”

在小冷口中,“肝”意味着游戏有足够的深度,可能是策略性,可能是玩法,可能是组合与变化,还可以是收集要素。一款游戏只有足够好玩,玩家才会去“肝”;反之,一款玩家愿意“肝”的游戏,必然是好游戏。对于小冷而言,《我的侠客》里“肝”的方式是尝试新的技能组合,就像黄蓉做菜:猪羊混咬是一般滋味,獐牛同嚼又是一般滋味。游戏里9个门派,按黄蓉的算法就有九九八十一种可能……为了寻找想象中的最强绝学,小冷花了大量时间。

随着“肝”度上升,一个个门派陆续解锁

“上头的时候,一天玩十几个小时,三四天这样连着玩。”他这么对我说,“但这也是我认为游戏最吸引我的地方:当你验证了自己的想法(技能组合)时,那种成就感无与伦比!”

我问他,这难道不会很累吗?

小冷举了个例子:FPS游戏大家都玩,要想玩得好,必须花时间练枪法,否则就是给别人当靶子送人头的命运。所以,玩游戏必须得要投入。那么在《我的侠客》里,投入的方式就是去寻找和验证组合,因为它毕竟属于一个SLG或SRPG,“策略性”成分很重。而游戏里的世界之大、门派之多、武学之博,又诞生出许多的可能性,让事情更为扑朔迷离。

“网上说的不一定对啊。”他说,“就像那个侠客岛,武功注解那么多,结果呢?全是错的!反倒是不识字的石破天按照图谱练成了神功。所以我认为,每个人会有自己的奇遇,不要盲信版本答案。至于我,我还在寻找最适合我的流派……”

谈到游戏公测,小冷表示因为最近现实中生意繁忙,可能不会有太多时间投入,但肯定还是会上去玩一玩。

2

“年少时,我也觉得少林正宗,举世无敌。天下武功出少林啊!”

文师傅谈到上一次“华山论剑”,痛心疾首,虽然那已是一个月前的事。一切错误的根源就在于他选择了少林派,事实证明,武当才是更为强大的存在,这恐怕在觉远大师从少林寺出走时就已注定。

但当他明白的那一刻,武当派的反击拳风已经震碎他的心脉,再也无力回天了。他在第二轮被淘汰出局,失去了继续“华山论剑”的资格。

全新大型剧本《江湖濯玉录》

文师傅是典型的80后,从小看“83版射雕”、《陈真》和《再向虎山行》等武侠剧,金庸古龙小说倒背如流。他是非常典型的80后样板,在那个信息尚属封闭的年代,电视剧和武侠小说是人们主要的娱乐方式。

“我从小就对‘华山论剑’很向往,那种传说中武林高手在华山之巅几天几夜不吃不喝、以武论道的状态。”文师傅对我说,“既然游戏里也有这类活动,我就想要拿到冠军,这是我玩游戏的目的。”

然后就发生了那段故事,他被武当侠客豪虐,太极功夫把少林功夫按在地上摩擦。

我问他,这是否等于说,游戏的平衡性有问题?

“不能这么说。”文师傅告诉我,“我从2018年第一次内测开始玩,本身自己又是从业者,再加上20多年来从《金庸群侠传》开始玩过不知多少武侠游戏,我看问题的角度不是从普通玩家所谓的‘平衡性’入手。”

他继续向我补充:“因为一款游戏,只要门派多了,或者说角色多了,就不可避免会出现有人强有人弱,这个版本里某角色强,下个版本又是其他人强。你看看世面上所有稍微大型的带PvP玩法的游戏,‘王者’也好,‘Dota’也好,都有所谓的版本答案。我去探索答案之外的解答,那是因为我喜欢武侠。找到了,会有额外的快感,没找到,不能因此说游戏有问题。”

“你肯定会想,知道武当强,你为什么不玩武当。我能不知道武当强吗?我2018年开始玩的。但是武侠小说里都有一些情节,嗯,你不会想要有那种自己凭借努力——也许还有些主角光环——改变命运的想法吗?毕竟我们看武侠小说,享受的也是这样的过程。这次失败了不要紧,天下英雄出我辈嘛,也许下次就成功了呢?当然,在那之前我先拿一个华山论剑冠军,证明我不是不会玩,不是玩不来武当,这很重要。”

武当虽强,当作挑战就好

文师傅说,自己肯定会体验游戏公测的新内容:大部分他都知道,他说这话时,语气活脱脱就像是聚贤庄的庄主,江湖万千好汉尽在觳中。

3

“你听说过‘天机老人’吗?天下武功第一名!”

“但他被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干掉了,而上官金虹又被排第三的李寻欢干掉了。”

“别问我怎么知道的。另外今天我还有3个重大爆料!有关游戏公测更新的!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。”

小风的游戏时长超过了700小时,但他不参与PvP,没有报名“华山论剑”。

我问他,是不是觉得现在武当太强、没有机会?

他微微一笑,那是因为克制武当派“反击”的装备都还没实装,一旦实装,武当也就那么回事。其实各大门派的武功搭配都有弱点,只要你找到这些弱点,各个击破并不困难……

小风是个在校大学生,他喜欢武侠,大概是从小接触各种武侠题材的文化产品,他天然对武侠题材感兴趣,并且“接受起来没有任何障碍”。学校的学习挺忙,他自己的业余时间也不多,但他还是对《我是侠客》充满热情。

“我是这次论剑竞猜榜的第一名。这个竞猜是事先选择,你不能看到选手的现场发挥嘛。但它其实考验的是对游戏的理解:武功怎么搭配,有限的资源配置下穿的装备强化到几,都有取舍。我一看面板就知道这个是强者,这个是弱鸡;这个是蟒蛇,这个是蚯蚓。”

“华山论剑”

小风把自己比成金庸小说里的王语嫣,自己不会武功,却通晓天下所有武功。在他看来,这才是游戏的乐趣所在。他举的是古龙小说里“百晓生”的例子:天机老人、上官金虹、李寻欢……都很厉害,但百晓生写兵器谱,给他们一二三排名,大家居然都认。说明什么?百晓生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啊。大家都去打架,那我就来做这个世外高人,乐在其中。

“这事情比你想的要难。你得去看游戏的剧情,分析细节,揣摩开发者的用意。不然这么多NPC,你数不出来个一二三四,怎么给他们定座次?好多人游戏里打PvE的剧本都是跳剧情的,我不是,我不但看,还思考,还记录,画图,拉表格……你必须这样分析,给出的信息才是公正的、有说服力的。论坛上的人才会信你。”

《我的侠客》里有很多剧本,还能选择剧情走向。众多故事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事件是剧本里名门正派的态度:某段剧情中正邪双方即将决战,你作为联络使者找到各大门派,结果他们纷纷以头发生疮、扭到肚脐眼等理由推脱,最后你不得不独自力挑邪派。而当你真正做到时他们又纷纷出现,口中大喊:“哎呀我们来晚了!”

武侠品类游戏玩家对剧情往往要求很高,《我的侠客》中正好提供了这样的剧本

“他们怎么能这样呢?!”小风愤怒地说。看起来这和他想像中的江湖不太一样。

和之前的几名玩家不同,小风喜欢游戏里的故事,因为那让他觉得“自己在一个真的江湖里”。他喜欢游戏的剧情,也期待公测的时候能够推出更新的剧情、任务、角色和功法。他觉得,等到游戏公测的时候,他会精神饱满地进入这个武侠世界。不过他也有点儿担心。“暑假时那样每天六七个小时肯定不行,一两个小时应该是能保证的。你得跟着剧情走、跟着人走,不然会被拉下,有人的地方才是江湖嘛。”

4

《我的侠客》走到今天,玩家对它的感情复杂。不同的玩家眼里有不同的游戏,这是因为玩家层次本身就相当复杂:既有老一辈从《金庸群侠传》开始接触武侠的,也有新一代完全不知道国内武侠游戏曾有过怎样的辉煌年代、单纯只是对武侠题材和游戏玩法感兴趣的。由于他们的年龄、所处的年代和如今所在的社会环境不同,就会诞生出截然不同的游戏玩法,而他们各自乐在其中。这种快乐远远高于2020年金翎奖最佳移动原创游戏之类的奖项,是游戏“自由”属性的最好注解。

这款游戏是通过“极光计划”发行的,我忽然有个有趣的联想,极光计划就像魔教护法“天王老子”向问天,有数不尽的能耐。小说里写道,“一路之上,向问天花钱如流水,身边的金叶子似乎永远用不完”。然后在梅庄,他又拿出什么北宋真迹、唐代书法、汉朝的棋谱……实在有通天入地之能。

对许多喜欢这个游戏的人来说,可能最大的意义就是书写自己的侠客人生

而相对来说,这款游戏的开发商电魂以及游戏的开发组,则像武侠江湖里那些具备天赋、勤恳以及志向的少年——对于这一点,我并不怀疑。在此之前我曾经对《我的侠客》开发组进行过一次采访,他们热爱武侠,对武侠文化无比狂热,并决定做出一款真正的武侠游戏。游戏开发组里有相当多武侠Mod圈里赫赫有名的开发者,游戏制作人包子许久之前就混迹于武侠Mod圈——更别提电魂的领头人余晓亮了。

看起来一切都水到渠成。游戏开发组和玩家们一起打造心目中的武侠世界,而极光计划让游戏的发行面如潮水般铺开。在采访中,小风曾提到,由于年龄的原因,他几乎完全没有接触过《金庸群侠传》或《金庸群侠传X》,只是单纯对武侠作品有兴趣。他就是通过“极光计划”才了解到《我的侠客》,然后玩上这款游戏的——不知不觉就已经700小时游戏时间了。

这从侧面告诉我们,即便是在游戏市场日趋成熟的今天,“发行”二字仍然有很多新故事可讲。看似早已落入买量循环的手游市场,不仅出现了《我的侠客》这样的高自由度游戏,就连发行也同样有以极光计划为代表的多个渠道可选。另一方面,它也会深入游戏的制作过程,从游戏策划、玩法、美术和运营等方面的指导到制作人培训,全方位提供帮助,这对于20人以下、缺乏成功产品经验的小型团队非常重要。

设定上的细节考虑其实很多

在记忆中,大约是2013、14年时曾有过一拨这样的手游开发热潮,当时的典型CP就是10到20人的小团队,架构完整,从策划到程序甚至QA齐备,美术资源或自有或外包,一切都显得像那么回事。然而大多数这样的团队最后都没能坚持过一年(并不是刻意对比,《我的侠客》2018年开始测试,到现在已经两年有余)。这其中最主要的问题恐怕还是CP由于经验等原因,无论是开发进度还是测试数据都难以令资方满意,种种矛盾也由此产生。

换句话说,极光计划并不仅仅是提供发行服务,不仅仅是提供专有流量池资源,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开发团队获得游戏发行乃至制作方面的指导。这些指导将陪伴游戏度过漫长的测试,最终与玩家们见面,就像《我的侠客》一样。从这个意义来说,极光计划又像是《连城诀》里的蒙面高手,狄云只是得他指点3招,就足以击败万震山的诸多弟子。

5

《我的侠客》今天(1月21日)公测,以上3位玩家,以及当然还有的其他千千万万玩家,又进入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武林,去开启他们新的传奇。他们的目的固然千奇百怪,却总可以概括成一句话,那就是在这个自由的江湖里,当大侠,功成名就,乃至天下无敌!

我想,所有看武侠小说、玩武侠游戏的人,心中都有过这类梦想。

当然,话说回来,天下无敌也有很多种。有拿着屠龙刀学会兵法的天下无敌,有拿到倚天剑里的武功的天下无敌,还有拿到鸳鸯刀刀柄上的大秘密、“仁者无敌”式的天下无敌。你在追求的究竟是哪一种?

或许《我的侠客》会告诉你,不过,就像你看到过的那些小说一样,你需要自己去寻找,在经历过失去和选择之后,在一次一次地努力,快乐和感悟之后,你就会找到你的答案。

《我的侠客》全新版本1月21日公测

热门标签